【財訊】隱藏版天王回台 點燃生技新希望 夫妻檔攜手創業 把國際經驗移植台灣

【財訊】隱藏版天王回台 點燃生技新希望 夫妻檔攜手創業 把國際經驗移植台灣

2017/04/04 劉軒彤、蘇柏勳
每家⽣技公司的背後都有⼀個故事,我們也許沒趕上故事的開端,但關於未來,劇本還在寫,「初衷」與「信念」決定了⾛上康莊⼤道的機率,無論是⽣技產業投資⼈,還是正在尋找⾓⾊楷模與⼈⽣想像⼒的年輕⼈,從源頭理解⼀家⽣技企業,是必要的功課。
以下是兩對夫妻、4位主⼈翁──逸達董事⻑簡銘達與營運副總顏昌芬,以及漢達董事⻑劉芳宇和副總經理張美芳的專訪。這兩對夫妻有著共通點,⼀樣堅定有能量、全才的實戰經驗,最重要的是,始終知道⾃⼰在做什麼、要什麼!
美國《富⽐世》雜誌公布2017年30歲以下⻘年才俊榜單,這份涉及⼆⼗個領域的榜單評選600⼈,其中35%認為對創業者最重要的特質是勇氣,其次是熱情。⽀撐簡銘達創業的信念正是熱情。
成⼤化學系、台師⼤化學研究所畢業後,簡銘達曾在中研院當了⼀年研究助理;1988年與妻⼦顏昌芬赴美求學,九四年,簡銘達拿到密⻄根⼤學博⼠學位,論⽂主題為研發新的質譜儀,當時擊敗俄羅斯團隊,被知名國際獎項評選為質譜儀的年度最佳論⽂。簡銘達回想起寫論⽂的⼆、三年,「每天拿螺絲起⼦在設計新儀器,不斷⾯對挫敗」。有⼀天,他的質譜儀終於出現成功訊號,欣喜若狂衝到妻⼦辦公室樓下⼤喊:「我做出來了!」。

簡銘達夫婦 專注做⼀件事
當時杜邦默克買了全世界第6台的全新質譜儀,需要有⼈來主持新的實驗室,應徵者都是來⾃⼤藥廠,惟獨簡銘達是剛畢業的職場新⼿。他很感念當初勇敢聘⽤他的⽼闆,對於沒經驗、也不懂藥的職場新鮮⼈,⾯試官好奇的是:「這個⼈怎麼發表那麼多論⽂。」
因為沒經驗,什麼都得⾃⼰摸索、⾃⼰學。以前多是⽤液相層析儀,⼀個問題⼀年都無法解決;但簡銘達⽤了新的質譜儀,⼆、三週就解決了,「⼤炮」盛名因此傳開,其他部⾨也會找他諮詢,對產業有更全⾯的了解。簡銘達知道,是離開公司做更多事的時候了。
杜邦默克雖然極力慰留,只是簡銘達意志堅定,放棄穩定的薪水,拿著28萬美元的創業集資,於九六年7月成立QPS,第一位股東便是簡銘達的岳母。
所幸公司成立後,就接到杜邦等公司的合約,第一年就開始獲利。迄今QPS邁入第21個年頭,員工有一千二百名,是全方位受託研發機構(CRO),提供客戶臨床實驗及生化分析測試服務,是微生物分析及早期人體臨床領域全球排名前三的CRO公司。

開發經驗足 有望最快獲利
簡銘達目前仍是QPS董事長兼執行長,而逸達原本只是QPS的一個研究部門,分拆獨立後,業務量增加,所以他這幾年花較多時間在逸達。逸達從QPS研究部門開發藥物迄今,大概投入3500萬美元,成本效益算是高的。成立之初只有4個人,當時並沒有想上市,簡銘達也沒有拿薪水,單純只想把事情做好;後來有機會到台灣拜訪,由於逸達的API原料藥是由神隆提供,當時主導神隆的馬海怡找上簡銘達,於一三年合設公司,一五年又將合資公司併進逸達。
馬海怡是促成逸達回台的重要推手,另一方面,○四年QPS就計畫朝亞洲發展,簡銘達也去中國北京中關村參觀,即使中國有很大吸引力,但台灣畢竟是出生地,加上時任經濟部長林義夫促成,於是○四年QPS在台成立實驗室;後來也接手生技中心虧損的毒理實驗中心,簡銘達找國外專家打造國際規範及標準作業程序,去年終於賺錢。
簡銘達的投資還不止這幾件,○三年QPS參與創辦Theracore製藥公司,簡銘達還曾擔任財務長。放射線部門AVID於○五年獨立,一○年由禮來以8.8億美元收購,診斷失智症的Amyvid獲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核准於一二年上市,QPS投資回報很甜美。
從結果來看,簡銘達的經歷與事業很輝煌,幾乎是全才型經營者;然而並非一路順遂,在美國經營QPS沒有太多困擾,最大挫折反而是回台後,因為台灣製藥歷史不長,有國際經驗的人才不多,大家的「語言」不同,平添溝通困難。
除了與官方的溝通曾出現挫折,簡銘達也發現一般人低估製藥的複雜性,「沒有走過就不知道困難在哪裡?台灣生技產業歷史經驗短,人才經歷自然就少,有多少人曾完整從一顆藥的開發做到上市?即使美國也沒那麼多」。
但QPS曾參與許多國際大藥的開發過程,透過幫客戶做新藥研發,QPS提供廣泛服務,可看到成功的機會與問題所在,眼界相對廣。逸達的經營策略是任何決策都要考量風險。顏昌芬形容簡銘達是deep thinker(深層思考者),喜歡的事情就會花很多時間去想。至於如何培養這種特質?個性是其一,熱情是其二,「聰明的人很多,我只是比較專注。」簡銘達這樣回應。正因這種專注,依逸達的開發進度,可能是台灣最快看到獲利的新藥公司之一。

漢達目標3年拚成獨角獸公司
劉芳宇與妻子張美芳,男方來自上海,南京醫藥學院畢業,女方成長於台灣,是台大藥學系高材生,卻在美國名校普渡大學遇見愛,後來夫妻自創漢達生技,也是台灣少數有業績才掛牌的藥物開發公司。
九一年,即將畢業的劉芳宇已找到工作,遇見初到普渡大學攻讀工業與物理藥學博士的張美芳,於是劉芳宇硬讓第一份工作等他一年。進入Southern Research Institute工作後,他完成的專利,後來授權給武田(Takeda),就是現在的Lupron針劑。
兩年後,劉芳宇加入趙宇天創辦的Watson,由於趙宇天是劉芳宇普渡的學長,且在同一位指導教授門下,關係密切,雖然只待兩年多,但雙方持續合作,趙宇天一度想入股漢達。
下一站,劉芳宇成為益邦製藥(Impax)的第一號員工,幫許中強讓公司從無至有,其間不論營運計畫、財務、選題、製程放大等環節無所不包,這段經歷也讓劉芳宇鍛鍊出創業所需的能量。後來張美芳畢業後也加入Impax,當時公司規模小,為分散風險,半年後劉芳宇轉至山之內醫藥科技(Yamanouchi Pharma Technologies)擔任市場開發以及產品開發經理。

劉芳宇夫婦 天王們的推手
五年後,山之內決定關閉灣區廠房,當時張美芳已做到Impax經理層級,兩人開始思考創業,此時遇到陳志明。原本規畫,劉芳宇跟著陳志明,張美芳繼續留在原公司;孰料張美芳是陳志明台大藥學系的學妹、又做研究,和劉芳宇業務開發的專長有區隔,皆可與陳志明互補,因此陳志明延攬兩人進Anchen Pharmaceuticals。
雖然兩人只待了三年,但第一批核心員工是他們招募的,第一件官司也是他們打贏的(以抗憂鬱症藥Wellbutrin XL ER打贏第一場訴訟,獲得4、5億美元資金,並取得藥證);此外,完成前兩個首仿藥(FTF)的配方、建立第一座工廠(pilot planet),為Anchen奠定雄厚基礎。
台灣生技產業的天王級人物包括趙宇天、許中強、陳志明等,劉芳宇都曾是麾下重要幹部,堪稱天王背後的最佳推手。若加計漢達的2個FTF,這對夫婦共完成4個FTF藥,研發能量可見一斑。因此,後續遇到如Catalent Pharma Solutions、Cary Pharmaceuticals、復星藥業等夥伴都給予支持,讓公司得以茁壯。
工作繁忙像陀螺般轉不停,直到女兒出生後,張美芳罹患惡性甲狀腺癌,「她柔裡帶剛,很執著、很有意志力,我知道可以倚賴她,最困難時,她是最堅強的。」提起妻子罹癌過程,一向沉穩平和的劉芳宇突然略顯激動,「生命是一個體驗的旅程,不一定要賺錢,家庭才是最重要的。」直到現在,張美芳說,他們始終對待每一位員工像家人一樣,是生命共同體,向心力非常強。

看好台灣軟實力 布局中國
因為這次的生病,加上陳志明已回台設廠,○五年,夫妻決定自行創業。張美芳這樣形容劉芳宇:「他是天生的創業家,我認識他沒多久,就覺得他會創辦公司,與其反對,不如陪著做,否則他會怨我。」漢達的前身就這樣誕生了。
「我們做產品前一定會先考慮市場。」因此,一開始選擇到中國做研究室,後來也遇到好夥伴支持。不過,劉芳宇坦言,「台灣人很善良、軟實力好,在中國也許能賺很多錢,但不知道要應付多少事情,很多事不是我能控制的。八六年我離開大陸時,是一個保守的社會,一塊牛排3毛錢,現在我也不知如何適應,而且岳父母都在台灣。賺錢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把事情快樂做好更重要。」於是,這對夫妻把漢達帶進台灣,為生技產業貢獻心力。未來漢達的主力部隊仍放在美國市場,中國市場先經營夥伴關係,劉芳宇希望三年內成為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營收目標1億美元以上,未來將思考利用外部資源加速研發速度

 

報導連結

judi online infini88 slot pg slot baccarat online slot idn live idn poker judi bola tangkasnet pragmatic slot88 sbobet slot deposit dana casino online vegas slot pokerseri joker123 autowin88 warungtoto selot